第七百四十九章 和事佬 -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

第七百四十九章 和事佬

“咱们走吧!”见全真教一伙人完全无视了自己,一心扑在了乔巴身上,王羽走到登峰造极跟前说道。 一开始王羽还担心这些家伙会欺负乔巴,现在看来,王羽的担心的确是多余了,这些家伙就差把乔巴当爸爸供起来了,哪里会欺负他…… 跟全真教的人随便打了个招呼,王羽和登峰造极二人就出了酒馆。 由于云山城属于暗黑阵营,所以余晖城没有直达的飞艇,需要飞到流放之地前沿的罪恶之城,然后步行过去。 一个多小时过后,飞艇终于降落到了罪恶之城。 因为没有政府没有卫兵,这个地方可以为所欲为,红名玩家遍地都是,再加上这里是战场前线,玩家们没有主城贡献,全靠给军队做军功混饭吃,所以小团体四立,佣兵团遍地走,打架斗殴打家劫舍更是家常便饭。 瞅谁不顺眼上去就一刀那是基本素质,看谁有东西着手就抢那是行为准则。 好人混不下去,坏人越来越坏。 久而久之罪恶之城臭名在外,就成了《重生》中最混乱的主城,倒也成了游戏一大特色。 纵观古今中外,能把玩家给改造成这个模样的游戏,这还是第一个,就因如此,游戏公司也考虑过搞一个阵营大战的资料片,把这个主城给抹掉……最后却在玩家的反对下,不了了之。 下了飞艇刚进城,王羽二人就被人给盯上了。 这倒很正常,登峰造极一身极品装备,王羽也不输他,《重生》里的高档货和低档货款式差别很大,就算不刻意开着光效,罪恶之城这些经验十足的惯犯,一看也能看出差别。 登峰造极是低调,可丫更怕死,一身装备武装到了牙齿,生怕被人一刀捅死,王羽更夸张,新搞的装备新鲜感还没过去,自是不肯脱下,双手紫色的光芒极其张扬。 俩人敢在罪恶之城这么高调的溜达,不被盯上才不正常。 走了没几步,王羽对登峰造极道:“你还是潜行吧,后面有人跟着咱们。” “啊?被盯上了啊?人多不多?” “三四个吧,都是刺客……”王羽道:“应该是这里的流匪,多半是要抢劫。” 王羽曾经来过罪恶之城,知道这里的民风只适合明都那样的人渣生存。 无论后面跟的是谁,登峰造极这种性格都是不想招惹的,听王羽这么一说,登峰造极毫不犹豫的就潜去了身影。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,王羽也关了武器光效。 很快,王羽二人就出了城,二人穿过战场一路往云山城的方向走,然而一路上的人不仅没少,反而越来越多了起来。 “咦?不对啊,人怎么还越来越多了?现在差不多有二十个了。”就在这时,王羽皱着眉头说道。 这里可是罪恶之城,真要是打劫的话,早该动手了啊,怎么还越来越多了?生怕分赃分的多怎么滴? “不会是天煞盟的吧?”登峰造极闻言脸色一白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 天煞盟就是登峰造极得罪的那个行会,在网游圈这也算是一个老行会了,据说比三煞庄还要早一些,底蕴十分足。 罪恶之城是登峰造极回云山城的必经之路,在这里安插一些人堵截,也在情理之中。 “就是追杀你的那个行会是吧。”王羽问道。 “嗯!”登峰造极说:“他们现在还不动手,看样子是害怕你是这里的地头蛇……过去这段路就要到云山城地界了,你可得小心。” 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,罪恶之城虽是一盘散沙,可都是一群狠人,别的不说,PK技术绝对要高于其他主城玩家一个档次,真要是惹到了这些流匪,天煞盟这种大行会也够喝一壶的。 天煞盟不过是想堵截登峰造极一人,没必要招惹无妄之灾。 “没关系,就算到了僻静的地方就这几个人也不是我对手。”王羽扶了扶双拳,自信满满的说道。 听王羽这么一说,登峰造极汗颜……面对王羽,登峰造极和无忌一样,时不时的会有无力感。 果然如登峰造极所料,二人刚穿过战场,离开罪恶之城的范围,后面跟着的那些玩家立马就露出了獠牙,十几个近战职业飞快的围了过来,把王羽和登峰造极团团围住。 王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步伐。 “这位哥们儿不要害怕,我们不是找你,我们找登峰造极,你应该知道他在哪。” 就在这时,一个骑士模样的人,站了出来冲王羽说道。 登峰造极就站在王羽身边,只不过潜行了而已,别人都看不到。 “哦,你是什么人?”王羽看着骑士问道。 “我叫拓跋渊,你可以喊我渊少!”骑士极其自恋的说道。 王羽闻言一乐:“拖把?冤少?这名字取得怎么和开玩笑似的?” “……”拓跋渊脸色一暗道:“没人跟你开玩笑,大家都是邻居,我不想跟你们罪恶之城的人起争端,快告诉我登峰造极在哪。” “在这呢!”王羽随手一拽,把登峰造极给拽了出来。 被王羽拽出来的登峰造极满脸的不可思议,震惊的看着王羽道:“卧槽,你干啥?” 王羽道:“我看他还挺诚恳的,我觉得咱们应该好好谈谈,让他们主动放弃,不然就算咱们回了城,也不见得能交任务。” 王羽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,天煞盟怎么说也是一个大行会,行会玩家没有上万也得几千,此时人家已经得知登峰造极回来了,把交任务的NPC一围,王羽再牛逼在几千人的围攻下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,何况还带个累赘,所以能坐下来谈最好,王羽愿当一个和事佬。 “你觉得呢?”王羽转头问拓跋渊。 “我谈你妹……”拓跋渊看到登峰造极本就气不打一出来,又见王羽装模作样的,早就怒了,脏话脱口而出。 就在这时,突然王羽右手一摆,一拳砸在了冲过来攻击登峰造极的一个盾战脸上,盾战当场被打成白光,拓跋渊的脏话戛然而止。 “你妹妹好吗?”拓跋渊连忙改口问道。 “我没有妹妹,你觉得咱们能好好谈谈吗?”王羽淡淡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