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五章 血色流氓 -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

第八十五章 血色流氓

夜色蒙蒙,王羽已经抱着老婆睡去,小区的灯光黯淡下来。 街边的路灯下,一个身影匆匆闪过。 那人一只胳膊打着石膏,另一只手扎着绷带,正是被王羽收拾过得那个辉哥。 辉哥是个小混混,没啥固定收入,眼看就要过年,自然是要搞点钱。 不过他现在这个模样,别说敲诈勒索了,就连小偷小摸都困难,丐帮过年放假也不收人,此时的他只能去把王羽给他的那块玉佩卖掉。 辉哥敲诈勒索多年,眼光还是有些的,知道这块玉价值不菲,若不是实在没钱过年,他也不想这么快出手。 月色下,辉哥转进了街角处的一个小巷子,推开了一家当铺的门。 当铺,是个很古老的行当,有人以为现在这个社会,当铺早就消声觅迹了,其实不然,当今社会借贷行业盛行,当铺依然活的坚挺,在城市的角落里,随处可见。 这家当铺叫“有森典当行”,当家的叫做李有森,是个老江湖,江湖人称森爷。 森爷年轻的时候贩过枪、卖过粉,黑白两道无人不知其名,如今年老,退隐江湖,开了个典当行养老,顺便帮道上的后辈们销个赃啥的,在圈子里也算是比较良心。 毕竟像他这种大佬级的人物不缺钱,就是想搞点东西玩玩而已。 灯光下,辉哥拘谨的坐在沙发上,森爷在另一侧,一边喝茶一边问道:“辉子,大半夜的你跑我这里来干啥?老人家我觉本来就少。” 辉哥连忙道:“森爷,我最近搞到一个好东西,想让您过过眼。” 说着,辉哥将玉佩递了过去。 看到那玉佩,森爷眼前一亮,抚摸着道:“上等的羊脂籽料,温润初透,而且还是纯手工雕刻,大师手笔,至少50万!” 辉哥闻言兴奋道:“真、真的?” 原来辉哥以为这玉牌也就值个几万块钱,想不到那个暴力的大个子还真是个实在人,这种宝贝随手就扔。 “死当还是活……咦?”森爷正想问辉哥是死当还是活当,突然摸到了玉牌右下角的一行小字。 “王……氏……族……长” 摸出这四个字,森爷心头一震,如同触电一样把牌子丢了出去,震惊的问道:“那东西哪来的?” “家传的……”辉哥见森爷这幅表情,连忙扯谎道。 森爷怒道:“放屁!这是天北王家的族长玉牌,你哪个祖宗姓王,给你家传这个东西?” “这……我……”见森爷发火,辉哥吓得差点没跪下,这老黑道一发怒,威势还是十分骇人的。 见辉子这幅模样,森爷收起了威势,语重心长道:“我告诉你辉子,道上的人有三种人不能得罪,当兵的、警察,这两个行当都是官家,万万开罪不起,另外一种就是门子里的,这种人最好碰见就躲着走!” “门子里的?”辉哥有些不解。 “就是练武的!这些人可不怕你们这些提着砍刀钢管到处跑的混混,万一碰上哪个武侠小说看多了,正义感爆棚的年轻后生,把你们全部灭掉都是眨眼间的事。” “啊……”辉哥微微一怔,心有余悸的说道:“我知道,您口中的北地王家也是门子里的人?” 辉哥这次绝对没说假话,原来他也以为习武之人是个传说,经历了昨天的事他再也不敢怀疑了,手上的伤就是血的教训。 森爷道:“不错!南李北王,东陈西杨,华夏门子里最大的四家,别看王家排名第二,其实实力绝对要比其他三家联手都要强大,你竟然偷了他们家主的玉牌,你觉得你还有好日子过吗。” 辉哥都快哭了,苦着脸道:“我……森爷,实话跟您说了吧,这玉牌是别人给我的,绝对不是我偷的。” 森爷冷笑道:“别管你是怎么来的,你最好把这玩意扔掉,不然你全家都得遭殃,相信我,那些人门户之见很严重,最恨辱没他们家族的人,对付那种人他们心狠手辣,在他们面前,咱们就是一堆小混混……” “森爷,您路子广,这牌子您拿去,如果出得了手随便给我点就行,出不了手钱什么的我也不提。” 辉哥这是真的被吓到了,毕竟一天时间内被暴揍两顿,任谁也草木皆兵。 森爷跟赶苍蝇似的挥着手道:“滚滚滚,我还想过个肃静年呢。” “森爷……我可是您看着长大的……”辉哥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。 看到辉哥这模样,森爷咬了咬牙道:“得,就当我老人家遭报应,牌子就先放我这儿吧,我告诉你千万不要走漏了风声,不然的话咱们谁都没好果子吃!” “知、知道了。”辉哥连连点头:“那我回去了。” “慢着!”森爷突然叫住了辉哥。 “还有什么事?”辉哥惊道。 森爷从抽屉里掏出一沓子钱,丢给了辉哥道:“这一万块钱你拿着,顺便写个死当的条子,省得有人说闲话!” “诶,好嘞!” 辉哥连忙拿起笔,写了个条子,然后急匆匆的离了当铺。 当铺的灯光下,李有森满脸笑容的摸着那块玉牌,喃喃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啊,真是越来越没胆量,习武之人……哈哈,现在什么社会了,还有那种人?这些老故事连我都不信了好吧,这玉牌倒是真的……,傻小子也不想想,王家家主连玉牌都看不住,能厉害到哪里去。” ………… 第二天一早,王羽就早早的上了线,职业玩家也不容易啊,除了刷副本做各种任务外,遇到活动还得全天候在游戏里呆着,生怕比别人落下了等级。 进入游戏,传送到城里,王羽就闻到了不一样的气息。 “咋回事啊?城里气氛有些不对劲啊。”王羽在频道里喊了一嗓子。 不一会尹老二就在频道里回复道:“你不知道吗?昨天晚上出大事了?” “啥事?” “长歌无对和血色盟掐起来了,据说一晚上没消停,今天早上才下线游戏来着……”名剑道雪也冒泡,八卦兮兮的说道。 “真的假的?为啥啊?”王羽闻言,也好奇的问道。 “不清楚呢,貌似是因为抢怪……”尹老二道。 名剑道雪得意的笑道:“哈哈,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,是因为一个叫血色流氓的人。” “额……”王羽差点没笑出声来,血色流氓,不就是春哥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