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二十二章 牛城主 -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

第九百二十二章 牛城主

借着浓烟的掩护,王羽在城主身边游走不定,城主空有一身逆天的属性,对王羽却无处下口,犹如砧板上的鱼肉,任王羽宰割。 王羽今天也不知道是哪根筋犯轴,铁了心的要把城主打出阴影似的,招招往城主的下三路招呼,而且每一击必中。 城主被王羽打的惨叫连连。 城主府外的玩家们每听一声惨叫,心中的恐惧便更加深一层。 终于,城主的血量下降到50%的时候,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是赢不了了,再这样下去非得被王羽打的肾亏不可。 思及此处,城主不等王羽再次攻击自己,忙不迭的叫道:“好了好了,试炼算你通过了!” 系统提示:你通过了城主的试炼,完成了任务“年轻的城主”。 看到系统提示,王羽这才收手。 姑娘们,也停止了煽风点火的行为。 浓烟散去,院子里显露出了王羽和城主二人的身影。 通过试炼的王羽一脸轻松自在,心情十分美丽。 而城主则狼狈不堪,在艾丽娅的搀扶下,坐在了石凳上,端起桌上的水杯灌了一口犹自不服气的说道:“你们这些卑鄙的小鬼,搞出这可恶的浓烟,我真是恨透了它。” “嘿嘿!”姑娘们嘿嘿一笑,走到王羽身旁,万分好奇问道:“老牛啊,刚才你到底对城主做了什么?” 骑士这个问题玲珑梦方才倒是猜中了,但是王羽并没有正面回答,姑娘们万分不信正直的王羽会用这种手段。 “噗……” 王羽还没说话,城主一口水先喷了出来,感慨说道:“那可恶的浓烟,真是让我又爱又恨。” “……” 王羽闻言无语了一下,避过话题问城主道:“那么,我们可以走了吗?” 城主连连摆手驱赶道:“走吧走吧!我认栽了!” 随说着,城主府门口的守卫,都站回了原位。 王羽点了点头,带着仍然满头雾水的姑娘们就往外走。 几人刚出后院,就遇到了迎面闯进来的血色战旗和队长别开枪一伙人。 “牛、牛神!” 看到方才在城主府里搞出动静的果然是王羽,队长别开枪激动地舌头都打颤了。 这位可是把城主揍得嗷嗷叫的大神啊,此时队长别开枪越发的后悔曾经的罪过全真教了。 同行的血色战旗也是一脸惊叹的跟王羽打招呼:“嗨,老牛!” “老旗、队长老大,你们在这儿干嘛的?”王羽很礼貌地回道。 “随便逛逛。”血色战旗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王羽跟前,不可思议的问道:“刚才果然是你在里面啊?” “恩,是我。”王羽道。 “你在里面干啥了?把城主搞得吱哇乱叫的?”血色战旗问出了在场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。 王羽的回答很笼统:“和城主切磋了几下拳脚!” “额……你赢了?”血色战旗怔了一下问道。 “赢了!” “嘶……” 所有人再次吸了一口凉气。 除了惊叹王羽那深不可测的实力外,大家更多的还是惊叹王羽的勇气。 同样是玩家,自己被城里的NPC训得跟三孙子一样害怕掉好感值,而人家却把城主给揍了,什么叫差距?这就叫! 唏嘘过后,血色战旗突然正色道:“那个牛哥,行政区的管理印章在您手里吧,开个价,我要了。” “印章?”王羽闻言摇头:“不在我手里啊。” 这会儿城主印章还在无忌手里呢,王羽任务未交,两枚印章的确不在王羽手里,这没毛病。 “这样啊……那改天再聊。” 血色战旗闻言,慌忙跟王羽客套了一句,拔腿就往后院跑,队长别开枪见状,也不甘示弱的带着手下人呼呼啦啦的就追了上去。 “莫名其妙……”王羽抓了抓脑袋,出了城主府。 这个时候,无忌也接到了王羽的消息,来到了城主府门口把城主印章交易给了王羽。 王羽等人拿到城主印章后,又回到了后院。 “你、你们怎么又回来了?”看到王羽杀了个回马枪,两大行会的人还以为王羽反映了过来,要跟他们抢印章,登时紧张无比。 “交任务!”王羽说。 “哦……”见王羽不是来找印章的,两个行会的人这才放下心来,继续搜索。 王羽说着话,来到了城主面前,把城主印章递给了城主。 “干得不错!从今天起,你就是城主了!”城主满意的点了点头,又把印章递还给了王羽。 系统提示:你获得了“余晖城城主印章”,继承条件达成,玩家铁牛成为余晖城第27任城主。 你获得“余晖城城主”称号。 余晖城城主(称号) +50力量 +50敏捷 +50体质 +50精神 +50智力 统领万民:可以调动余晖城内所有的NPC,亦可直接对主城范围内余晖城玩家发布任务。 你获得经验值…… 你获得声望…… 你获得余晖城荣誉…… …… 别的不说,这个任务的经验绝对是相当给力的,一大串的系统提示闪过后,王羽身上闪过三道光芒直接升了三级,到了48级。 同时系统公告也亮了起来。 系统公告:重生历XXXX年,玩家“铁牛”通过了城主试炼,成为了第27任余晖城城主,作为第一个玩家城主,他是所有玩家的骄傲,铁牛的名字将会铭记史册。 系统公告连发三遍,遮蔽了天空…… 看到系统公告,血色战旗和队长别开枪等人手里的武器都差点没拿住……似乎是在做梦一般看着王羽,良久不语。 “城、城主?” 大家实在不敢相信,自己这边还在为一个城区的管理权打的头破血流的时候,竟然有人直接跨过了这一阶段,直接就成了城主。 “不错!”王羽道:“现在城主府已经归我所有,大家不要在我的私人领地乱翻了。” “这个……”正在院子里翻找的玩家们,听王羽这么一说,慌忙停下了手。 开玩笑,这位爷能打的城主这种高级NPC哭爹喊娘,把城池都给献了,敢在他家后花园扫荡,有多少东西可以赔? 队长别开枪陪笑道:“那个……真是抱歉,既然这样,我们就先回去了。” “好!”王羽点点头,指了指门外,没有丝毫挽留的意思。 剑指苍穹一伙人如获大赦,扭头就走。 血色战旗见状,也要离开,这时王羽身旁的无忌喊住了他:“老旗,我有个东西不知道你喜不喜欢?” “什么东西?”血色战旗回头。 “好东西!”王羽一伸手,一枚印章出现在手心里。